相关文章

用集装箱去建一座城 投资超千万东莞盒汇美食街试营业

来源网址:http://www.seojzl.com/

  身份:喜汇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入秋的下午,才喝了两杯啤酒的何安迪(循受访者要求化名)整个人趴在桌子,店主试图叫醒他时被何安迪朋友阻止了,理由是“何书记太累了,让他睡会吧。”

  去年8月,何安迪从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辞职,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但身边很多的朋友仍然习惯称呼其“何书记”,因为何安迪当初进入体制内的第一任职位,就是被聘任为共青团东莞市委副书记,后来才调任东莞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直至卸任。

  相比起在政府领导岗位上任职,现在的何安迪几乎完全没有私人时间,从体制内出来半年后,他和生意拍档正在投资运营地处东莞市中心的一个“集装箱”商业地产项目“盒汇美食街区”。他在介绍生意拍档阿mike时,带着恶搞的笑说:“我们都叫他C杯男,因为他喜欢健身胸肌很发达”,这一句恶搞玩笑,瞬间就消解了他曾经在体制内做领导的严肃面孔。

  商业城堡 用集装箱去建一座城

  和多年以来每天都异常谨慎地阅读公文签发文件的生活不同,何安迪现在玩的集装箱美食街区生意显得足够“潮”。

  最近这个周末,项目刚刚对外开放试运营,何安迪就邀来一帮华南地区乃至全国著名的街舞、嘻哈、饶舌年轻人,举办了一场“莞上节奏hiphopparty”,当天晚上人头涌涌,搅动着整个东莞年轻人的心思。对于自己现在做着很“潮流”的商业项目,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感到不适应,“毕竟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团市委工作,共青团的工作嘛,都是和年轻人打交道最多。”

  不过,位于南城鸿福商圈沃尔玛()旁边的集装箱美食街区,确实也算是个新事物,几千平方米的面积上用五颜六色、经过改造的集装箱拔地而起,走进街区仿佛来到了一个未来色彩的大盒子里,里面都是各种时下最潮的消费店铺,有充满工业风的咖啡厅,也有韩风满满的韩国炸鸡啤酒,就连本土年轻人追逐的豪记莞城猪扒包都能在这里吃上。

  为了玩得更嗨,何安迪甚至将二楼的一个大集装箱改造成了一个超级相机———你站在集装箱相机镜头之前就可以被拍摄,然后用微信程序将照片马上打印出来带走,而消费甚至不用掏出钱包,全场遍布了各种网络无线支付,手机一点买单走人。

  建造一座集装箱商业城堡,一直是何安迪计划。他告诉南都记者,为了建造这座超前的集装箱美食街区,他足足酝酿了近十年。据悉,何安迪的父母一直在做货运生意,他很小的时候便在码头看惯了堆积如山的各色集装箱,“那时候我就在想,终有一天我会用这些集装箱去建一座城,里面有很多好吃好玩好看的东西”,他去年弃政从商之后,很快就将十年前的梦想付诸现实,但是当时的想法并非要做集装箱美食街区,而是一心想要做新型观光农业项目,将改造好的集装箱搬到农田里去,既可以大搞农业,也可以做观光休闲生意,但是让何安迪感到可惜的是,因为生意操作总归是要考虑投入和收益,“当时选点在望牛墩的一块广袤的土地上,最终因为租期太短作罢,我真的喜欢那种休闲观光农业的模式,但生意要讲成本和盈利,最后没办法只能作罢。”

  项目投资过千万

  但是在政府工作多年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只有“集装箱建城堡”梦想的他,他体制内的工作经验,让他很快就知道如何去找到更加合适商业操作的地块,最终相中位于南城沃尔玛旁边的这块土地。

  据了解,何安迪是通过政府搭建的东莞市农村(社区)集体资产管理平台查询到目前“盒汇美食街区”的闲置集体土地,他对政策之熟,在一句轻描淡写之间表露无遗:“我们是到招投标的最后一天才交资料参加竞标,差点就错过了。”

  选地方也不是“有钱就能够任性”,当时决定拿下南城鸿福商圈核心的“盒汇美食街区”地块,何安迪和拍档m ike也经过了充分的市场调查。他们两人找来专业团队做过市场调研,认为鸿福路段,商业中心,年轻人居多,本身已有很多美食消费形成了习惯,如果这时候再将集装箱概念嵌入项目里,既可以享受商圈本身的消费人群,又因为集装箱街区和招商对象形成差异化竞争,“集装箱建筑在中国来说是一种新型搭建物,新的文化年轻人更喜欢,之前和青年社群的工作经验还是影响很大。”

  但是集装箱并非简单堆砌,虽然集装箱在何安迪眼中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当自己真的要把集装箱建造成一座“城堡”时,他才发现这生意投入很大,甚至和传统的建造方式成本差不多,唯一的优势就是建造时间上节省了很多。

  “盒汇美食街区”的集装箱结构三层,全部由集装箱组成,因为集装箱本身是密封的,所以箱子首先要切割组合,既要考虑到电流接地保证安全,又要考虑到下水排烟和采光设计。何安迪感叹说:“做起来才知道,一个集装箱采购回来成本一万块,但改造成本一个箱子就几万块”,南都记者了解到,位于街区三层目前经营烘焙的两个集装箱单是改造费用就近十万元。而且集装箱搭建的街区因为是开放空间,没有围墙不能安装空调,何安迪又只得通过水冷空气循环的设备,保证场地的隔热降温。

  掰指一算———集装箱“盒汇美食街区”项目投资过千万了!

  互联网+嵌入商业运营

  面对高昂的成本投入,开始有朋友不能理解何安迪和拍档阿m ike的想法,生意不就是少投入多赚钱吗?有朋友开始劝他们不如将地块分租出去,从中赚差价更划算。也许是理想主义作祟,何安迪和拍档还是坚持了将心中的集装箱“城堡”建起来了,但正是因为集装箱的概念一炮而红,目前“盒汇美食街区”招商火爆完成。据了解,临界铺位价格不菲,完爆周边租金仍供不应求。对此,何安迪有着自己的见解:“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是很大的,但是实体如果做出特色和差异化竞争,盈利能力还是很强。”

  何安迪对从商的意愿很强烈,据南都记者了解,在投资建设“盒汇美食街区”之前,何安迪已经试水“下海”,丢掉公职身份的他第一次生意选择了做个个体户,在南城开了一家茶餐厅,但是何安迪自认是个“强迫症”和“完美主义者”,只要自己在餐厅里就连角落都要干净得无尘。

  为了从工作实施的细节中将自己解放出来,今年他选择了让餐饮管理公司进驻代运营,便于抽身去运筹更多生意。接着何安迪还注资了东莞目前颇有名气的美甲连锁“装甲部落”,甚至做起了女人的生意。谈到美甲生意,他瞬间就通过微信将两张“装甲部落”的代金体验券发到了南都记者的手机上,经记者体验发现,代金体验券对客户的黏性很高,只要你进店消费,多数都会成为“装甲部落”的会员,今后的生意源源不断。

  这种商业模式思维一直贯彻到了当前何安迪运营的“盒汇美食街区”上,虽然“盒汇”是实体生意,但实际上互联网+的模式已被嵌入实验,南都记者走访发现,街区中各家商铺都被嵌入了“盒汇”名为“潮悦生活”的微信商城平台中,就算消费者没有亲临现场,只要打开手机就能够通过微信商城平台下单购买消费,而基于定位技术,商家负责制作产品,美食就会稍后由平台配送至鸿福商圈及周边,微支付、百度支付、支付宝付款一网打尽。

  “我一直觉得我属于商业世界的人,终究有一天要回到商业世界里去”,何安迪认为,自己尽管已经在体制内“官”至团市委副书记、正处级单位副职,自己仍然不会定位自己为“官员”,他认为政府系统也是一个职能系统,从领导到基层每个岗位都在实现各自工作职能而已。

  弃商从政 在共青团“虚事实做”

  2003年何安迪大学毕业,到东莞的民营企业广东丰泰集团找到第一份工作,职位是房地产售楼员,他回忆起在丰泰地产卖楼的经历认为弥足珍贵:“当时行情好,虽然售楼员是最低层的工种,但是我学会了怎么像商人一样去卖东西”,因为工作出色,何安迪从售楼员一直做到了丰泰集团董事长助理的位置,算是外人眼中羡慕的高级白领。

  直到2007年,东莞市委组织部公开选拔副处级领导干部,年仅30岁的何安迪进入了组织选拔的法眼,但是何安迪却并不感冒,因为他认为丰泰培养了自己,不愿轻易离开。而为了让何安迪顺利从商海进入体制内,南都记者了解到虎门官方多次和丰泰方面沟通,最终丰泰方面才松口放人,翌年何安迪赴任共青团东莞市委副书记,籍贯清远的他被聘任为新莞人专职副书记。

  何安迪承认,弃商从政刚开始颇需要时间适应,“我从企业去到政府任职,以前在企业里投入成本和产出收益进行评价那套不一定适用,尤其是共青团的工作更多是‘ 务虚’,所以后来就提出了‘虚事实做’,尤其是共青团经费很有限的情况下,净做能不花钱就能有效果的事,比如做一次团建活动,能让企业扶持互惠互利就最好……”据何安迪形容,他进入体制内之后最谨慎的就是在文件上签字,因为每天都一大堆文件需要签署,“我必须要很认真去看去想,再很小心地才敢签上自己的名字。”

  对于自己的从政经历,何安迪认为已经过去了,不愿再过多的提及,但是他承认曾经多年的体制内官员经历让自身变得更“强”,比如他认为自己更容易分析政府决策的核心,更直接地了解到如何运用政策优势,更懂得趋利避害,对做事的程序要求更加严谨。至于曾经在政府任职官员的身份是否能够在从商后牟利,何安迪则笑称“哈哈,哪有?”

  作为政府聘员差了点安全感

  离任时,何安迪已经官至正处级单位东莞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的副局长,而作为一级局的新莞人服务管理局,由于机构调整已于2014年5月并入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坊间有猜测何安迪离任事因并局,而何安迪否认了这个说法。但是当南都记者试问“如果离任前你身处一个更权重的位置,是否会考虑不离开体制?”何安迪回答:“一样也会离开,但可能不会那么快就离开”。

  据南都记者了解,何安迪从进入政府系统直至离任,一直都属于政府聘任,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公务员”和“铁饭碗”,这种政府聘任雇员的工作性质,确实亦影响着何安迪继续坚守在体制内的决定,他如此形容自己作为政府聘员任职的不安定感:就像男女之间恋爱就算十年,但没拿结婚证就是差了点安全感。

  “像我们这类政府聘任的工青妇干部,聘任期都是5年合同,虽然到期了基本都继续任职,而且也同工同酬,但是终究和公务员编制性质上不一样,某些时候确实也会缺乏些安全感”,何安迪不愿意置评政府聘任制度的优劣,但是他认为聘任制度确实丰富了政府系统职员的专业性和多样性,他强调“自己只是个例,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无法体现整个行业或者政府的宏观情况”。

  弃政从商 打政府工边度有得发达呢

  距离自己离开体制内已经一年多,何安迪除了本身的谦谦君子气质,和说话滴水不漏的得体,还有朋友们习惯叫他“何书记”之外,其实已经很少能够找到他曾经作为官员的痕迹。在前两周深夜的一个商业活动party上,南都记者偶遇何安迪,他拿起红酒杯被身边一群90后创业者包围寒暄,聊着各种90后才懂的冷笑话竟游刃有余,聚会上的90后向南都记者形容何安迪———“啊?他以前当过官?但是他很玩得开的哦!”

  “我喜欢自由点”,这是何安迪谈及弃政从商时带过的一句感想,但很快他又总结出离开东莞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岗位的几条原因:“一来我更喜欢做商业,二来我认为自己做得不够优秀,三来连我父母都不认可他们儿子为官的成绩,建议我让贤,最后不得不承认现在打政府工真的不容易,所以我就选择了离开。”

  不过,随着“盒汇美食街区”开业火爆和宣传攻势,圈子里已经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背后的操盘手之一是何安迪,而他曾经从政的身份总会被提及,比如在多个公众场合,就有在任官员和南都记者议论:“他(何安迪)早就不干了呀,听说现在生意做得蛮大的,所以说打政府工边度有得发达呢?”

  离开了官场,哥是个传说

  何安迪坦承在政府任职薪俸算还行,但是靠打政府工来赚钱做生意几乎不可能,比如“盒汇美食街区”投资总额过千万,这笔资金怎么解决是个问题。不过何安迪告诉南都记者,由于其拍档家庭条件优越,而且从商成功能够大力支持项目,而何安迪当时在丰泰工作时恰逢房地产的黄金时代,赚得一些资金能够进行投资,至于其家人从事货运生意是否能够支持其创业时,他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富二代,只能说还算可以的环境”,为了启动千万投资额的“盒汇美食街区”项目,他和拍档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还通过项目向银行贷款融资才算是解决资金问题。

  据悉,何安迪所在的企业目前继续酝酿更多新型的项目和探索更潮的商业模式,商场如战场的紧张气氛,让何安迪简直停不下来,短短的一个小时采访过程中,业务电话往来不断,这让他不得不感慨“其实现在做生意还是比在政府上班的时候累一些,也难得陪陪家人孩子”。

  尽管何安迪认为自己已经离开了官场,但关于他的传说却依然不断,媒体的追捧、自媒体的宣传,他仿佛没有远离“江湖”。本地官媒最近报道东莞市团市委书记李亚鹏莅临东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行踪时,描述新任东莞青年企业家协会秘书长何安迪时称“新任秘书长何安迪先生为市人大代表、喜汇实业投资执行董事,其曾经担任团市委副书记、市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的职务,有多年企业管理和从事政务的经验。”

  对于自己的新身份,何安迪强调并非公职,只是自己在体制内与共青团、年轻人共事进步多年,希望通过青年企业家协会能够策动更多的资源和想法,将青年人创业推向新的高潮。

  10月22日,何安迪和拍档创立的“盒汇美食街区”集装箱项目对外试业当天,他更新了朋友圈称“盒汇COLORBOX的LE D亮屏了……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这条朋友圈的发布时间指向整个城市都在沉睡的凌晨3点17分。

  谈官场生涯:

  进入体制内之后最谨慎的就是在文件上签字,因为每天都一大堆文件需要签署,我必须要很认真去看去想,再很小心地才敢签上自己的名字。

  谈政府雇员:

  就像男女之间恋爱就算十年,但没拿结婚证就是差了点安全感。

  谈辞职下海:

  一来我更喜欢做商业,二来我认为自己做得不够优秀,三来连我父母都不认可他们儿子为官的成绩,建议我让贤,最后不得不承认现在打政府工真的不容易,所以我就选择了离开。

  Q&A

  Q:如果离任前你身处一个更权重的位置,是否会考虑不离开体制?

  A:一样也会离开,但可能不会那么快就离开。

  Q :“盒汇美食街区”投资额过千万,这笔资金怎么解决?

  A:我并不是什么富二代,只能说还算可以的家境,我的拍档家庭条件优越,为了启动千万投资额,我们还通过项目向银行贷款融资。

  Q:曾经在政府任职官员的身份是否能够在从商后牟利?

  A:哈哈,哪有!

  Q:当官累还是下海累?

  A:其实现在做生意还是比在政府上班的时候累一些,也难得陪陪家人孩子。

  1977年7月出生,学士,毕业于广东技术师范学院。

  曾任广东丰泰集团有限公司党支部组织委员、董事长助理。

  2008年1月被公开选拔担任副处级领导干部,

  被聘任团市委新莞人专职副书记。

  2012年调任新莞人服务管理局副局长。

  2014年5月,新莞人服务管理局机构调整并入市人力资源局

  任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

  2014年8月从市人力资源局副局长任上辞职,现任喜汇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2015年7月当选东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秘书长。